币仑财经-区块链社区媒体

我们距离真正的区块链经济只有两个字:解耦

2018-5-8 15:23| 发布者: 币仑| 查看: 576| 评论: 0

摘要: 导读:5月5日,火币区块链应用研究院李骅熹博士参加在北京浦项中心举办的第一届区块链应用和数字资产高峰论坛,发表演讲《我们离真正的区块链经济还有多远》。演讲就如何解决目前区块链系统难以适应dapp经济发展要求 ...

导读:5月5日,火币区块链应用研究院李骅熹博士参加在北京浦项中心举办的第一届区块链应用和数字资产高峰论坛,发表演讲《我们离真正的区块链经济还有多远》。

演讲就如何解决目前区块链系统难以适应dapp经济发展要求,提出了“解耦共识、解耦通证和解耦组织”的核心观点,建立了基于“公链+子链”分层架构的区块链经济生态体系,详细论述dapp经济的演进逻辑和未来前景。


以下是整理的演讲全文。



大家好,我是火币研究院的李骅熹,今天我跟各位分享的内容是关于我们对区块链经济的一些最新思考,供大家批评指正。


对于在座的各位来说,我想有一个问题大家都非常关心,就是我们离真正的区块链经济还有多远?


那么我们得出的研究结论是:


我们离新一轮的爆发也许只差两个字——解耦。


什么是解耦?


大家可以理解这是一种追求既开放又互联的生态,就像我们小时候玩积木一样,每个积木都是相互独立的,但是又可以灵活地组合在一起,还可以自由拆分、替换。


解耦什么?


解耦共识,解耦通证,解耦组织。


为什么要解耦?


因为通过这三层解耦我们可以解决目前区块链经济存在的主要痛点,从而迎来大规模商用的真正落地。


那么,接下来我为大家详细阐述解耦区块链经济的来龙去脉。



各位应该知道,我们研究院理解区块链的本质,就是实现共赢


而要实现共赢,就意味着区块链经济的每一次进化,都必须提高人类进行大规模协作的效率。


我们的袁院长之前有一个说法,给市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是我们目前正处于区块链经济的1776年,相当于第一次工业革命大爆发的前夕。


当时,点燃革命火种的,正是瓦特在18世纪发明并量产的蒸汽机。

现在,我们也需要这样的“蒸汽机”来启动区块链经济的新一轮进化。


区块链经济的杀手级应用


那么当这样一个 “蒸汽机”出现后,我们的区块链经济会爆发出什么样的杀手级应用?


为了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不妨先回顾区块链经济历史上的两次重大进化。


  • 首先是作为创世的比特币,我们看到中本聪降低了人类在区块链上进行价值传递的门槛,提高的是在点对点电子现金支付领域的大规模协作效率。在这个阶段,我们看到的就是比特币落实了加密数字货币这一个杀手级应用。


  • 接着是标志着萌芽阶段的以太坊,我们看到小v神降低了人类在区块链上发行通证(token)的门槛,提高的是募集社会资源实现价值分享的大规模协作效率。在这个阶段,我们看到的就是以太坊落实了通证发行。



那么,站在区块链经济1776年的当下,我们认为下一步要降低的就是人类在区块链上的发“链”门槛,提高的是实现价值创造的大规模协作效率。


尽管现在我们无法确定哪些公链能提供这样灵活而高效的区块链基础设施,但是我们可以确定的新一代的公链是要能落实dapp这一个杀手级应用。这里我们说的dapp,就是搭建在区块链系统上的去中心化应用程序。



为什么说dapp是实现区块链经济又一次进化的杀手级应用?


首先,我们可以看到经历了移动互联网的洗礼,app已经成为人类进行线上信息传递的主要操作界面。


App Annie的数据显示了不同国家去年第四季度在安卓系统运行的app时长,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数据是超过了2000亿个小时,远超其他国家。而全球每个用户平均每天花费近3个小时使用App。


这是什么概念?


就是每年有超过40天的时间,在座的大多数人都在用app。而且从每天使用app的时间分布看,大概就是集中在早上上班途中的8-9点,中午吃饭的11-12点,下午茶歇的5点到晚饭时间的7点,还有就是睡觉前,一天五次的集中使用时间,基本上和穆斯林每天祷告的时间保持一致了。


所以,说移动互联网是一个新的宗教和信仰,一点也不夸张。


那么从终端用户的角度,还有从开发者社区的角度,我们都看到了dapp作为人类进行大规模协作平台的巨大潜力。而且毫无疑问,中国一定会拥有全球最大的市场。


那么目前dapp经济的痛点在哪里?


我们回顾一下去年底曾经风靡一时的区块猫(crytokitties)。这款搭建在以太坊公有链上的dapp,由于智能合约的调用与以太坊的转账交易并没有分层处理,导致两者在处理效率上形成了难以调和的冲突:


  • 要么在dapp上进行撸猫操作的流量过大,就会降低以太坊底层进行转账交易确认的效率;

  • 要么在以太坊上进行ICO的转账交易流量过大,反过来又会降低dapp上进行智能合约调用的效率。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去年12月的时候,以太坊网络被这样小小的区块猫堵成了狗。


由于以太坊最初的设计初衷是降低人们在区块链上发行通证的门槛,而并非针对dapp所需的灵活性和高性能,所以导致目前dapp经济存在一种“同而不和”的尴尬局面。


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之为有币无链的缺“链”之痛


除了刚刚我们提到智能合约调用的交易处理效率低下之外,我们会看到目前用户使用dapp的学习曲线非常陡峭。


这里有两层意思:


  • 一个是对于终端用户而言,在使用一个dapp的过程中,他需要了解公有链底层比如以太坊,学会如何创建和管理以太坊钱包,还需要懂得如何通过交易获得以太坊作为gas,这个体验显然不是很友好;


  • 另一个更重要的是对于dapp的开发者,尤其是目前在以太坊开发社区上的众多优秀码农而言,面对越来越多的竞争性公链底层,他们的开发转移成本也非常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币仑

© 2017-2018 币仑 Inc.

返回顶部